英雄联盟比赛怎么下注

欢迎访问亿电竞,电竞竞猜系统升级中,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网瘾少年:让精神科医生很“焦虑”

性情 时间:2019-05-27 浏览: 次
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很“焦虑”。因为,他门诊时接诊的网瘾少年越来越多了。 “游戏成瘾,已被世界卫生组织明确界定为一种精神疾

电竞赛事外围

  作为一名精神医生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很“焦虑”。因为,他门诊时接诊的网瘾少年越来越多了。

  “游戏成瘾,已被世界卫生组织明确界定为一种精神疾病。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青少年特别是未成年人群体网瘾问题也越来越严重。这种现象,虽然我们并不意外,但格外忧心。”接诊时一贯面露微笑、尽力缓解患者紧张情绪的陆林,在记者面前谈到网瘾少年,一次次皱紧了眉头。

  这,的确是一个不太轻松的话题。

  沉迷动漫的女孩几欲轻生

  16岁,原本是一个女孩最为曼妙的年龄。

  但对于几欲轻生的宋思思(化名)而言,青春曼妙,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。她,是陆林接诊的网瘾少年之一。

  宋思思生长于一个重组家庭,母亲为中学教师,父亲从事科研工作。自幼,父母对其严格要求,不让其接触电脑、电视等电子产品,希望她在各个方面尽善尽美。在小学和初中阶段,宋思思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转折,在宋思思高中阶段出现。

  进入高中后,宋思思学习依然刻苦。但因为课业负担不断加重,她虽已尽力,成绩还是出现了明显的下滑。为此,她很是苦恼和无助。遗憾的是,父母和老师没有看到孩子的无助,而是对宋思思严厉指责。因为身边没有可以倾诉的人,宋思思开始沉迷于初中时接触的动漫世界。

  沉迷动漫之后,宋思思又接触到一款名为TapTap的软件。该软件里包含大量根据日本漫画改编、格调低俗的游戏作品,甚至有些游戏涉嫌宣扬淫秽色情和血腥暴力的内容。渐渐地,宋思思深陷动漫游戏世界不能自拔———放学后就躲进房间看动漫和玩游戏;由画动漫人物发展为模仿动漫形象的打扮和言行,其绘画的动漫作品中也常包含一些暴力的内容。

  察觉到孩子的异样之后,父母尝试着与宋思思进行沟通,但被拒绝。无奈之下,父母对其进行网络限制,宋思思知道后大哭大闹几欲轻生,甚至出现过用刀划伤自己的过激行为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宋思思和父母最终意识到网络成瘾的危害,并愿意积极接受专业医生的治疗。

  “别人家的好孩子”不见了

  初二学生林一然(化名)迷恋上网络游戏的经历与宋思思相似,又有所不同。

  现年14岁的林一然,一直是邻居口中“别人家的好孩子”。因为父母都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,他自小也严于律己,不仅学习成绩优异,做事情也独立果断,完全不用父母操心。

  但现在,那个“别人家的好孩子”不见了——因“沉迷游戏、情绪低落”,林一然已经不能正常完成学业,其他的社会功能也受到严重影响。

  “林一然的性格与父母相似,内向、沉默少言。这个患者的家庭教育以挫折教育为主,当孩子取得优异成绩时父母总是告诉孩子不要骄傲,而当孩子成绩下降时就会对孩子进行指责,甚至动手。”陆林说。

  初中时,林一然不负父母所望升入到某重点中学的尖子班,常常需要熬到深夜才能完成繁重的作业,这让林一然有些吃不消,再加上同学之间竞争压力巨大,他愈发孤独无助,偶然的机会接触到网络游戏“绝地逢生”后,林一然不仅很快对游戏产生了迷恋,性情也发生了很大改变。

  原来,这是一款需要在队友紧密合作下才能完成的游戏。获胜时,林一然有着巨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,他因此迷恋上这种感觉,对下次获胜的期望也常常迫不及待,就这样,林一然经常玩游戏到深夜,导致第二天起床困难,上课时注意力不能集中、昏昏欲睡、记忆力严重减退,学习和生活都受到极大影响。

  网络游戏成瘾后,林一然也时时自责,并在与父母沟通后达成了戒掉网瘾的共识———只在周末玩1个半小时,其余时间父母会在每天晚上8:30切断网络,以帮助他化解对网络的依赖。

  此方案实施后,林一然起床依然困难,原来林一然在父母入睡后会起来把网络连接上继续玩游戏,直到凌晨4-5点钟才去睡觉。父母深感问题严重,强制带他到门诊求助。

  无精打采的“花朵”如何承托时代使命

  虽然接诊患者是陆林身为医生的天职,但看到“一朵朵祖国的花朵”因为网络成瘾而变得无精打采,他“非常揪心”。

  “青少年已经成为网络游戏消费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,由此带来的危害重重——青少年非理性地购买游戏装备和打赏游戏主播,常常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;网络虚拟世界充斥着大量的暴力内容,沉迷于网络暴力游戏会增加青少年的攻击性思维、情感和行为,同时还会导致同理心的减弱和利他行为的减少,最终有可能造成网络成瘾者暴力事件的发生,影响社会公共安全;更为重要的是,不同于头疼脑热等常见疾病,成瘾类疾病的治疗常常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,有些人甚至终生不能治愈。因过度沉溺于网络,不仅迷失自我,还会与现实社会脱离,最终可能成为家庭和社会的累赘。”陆林遗憾地说。

  虽然接诊的网络成瘾患者越来越多,但陆林知道,因为社会认识不到位以及我国精神卫生专业人员相对匮乏,真正前来寻求专业诊疗的患者还寥寥可数。

  “青少年网络成瘾的形势,已经严峻到不容忽视的地步。”陆林建议,面对这一形势严峻的问题,只有全社会共同努力才能解决。比如,推进立法进程保护未成年人权益;加大宣传力度,提高社会公众的意识;建立规范的网络成瘾的诊疗标准,避免造成二次身心伤害;家校联合,共同抵制青少年网络成瘾等。